闲笔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有感

风顺着间隙掠过密竹,贯入林间屋,斜阳半暮。简牍肆意展舒,案前人执笔疾书,眉梢带怒。

子期逝,再无高山流水。痛失知己着实令人悲怅,然昔日同道背向相驰,又何能仅以悲怅概之?怒意横生,惆惘顿起,又有几人能泰然以对?

文字是能够逾约时代鸿沟的。思绪被囚困于字里行间,所承载的一笔一划,由浓墨稀释为淡痕,由笺牍削减为薄宣,由龙飞凤舞的毛笔字固定成严整的方块印刷体,失形却未尝失意。即便相隔千年,字字句句的情感仍是潺潺倾泻,义愤填膺或是沮丧愤慨,都伴随着时光的延展在一个又一个新时代传递,触动生存背景迥异的读者心弦。跨越时空,听到海啸山呼的回响。

归山隐野,苍空皓月。过往为人神往之事早已化作浮烟,曾经随处可见之景亦为硝烟浓雾所遮掩。全貌已无可窥见,只得揣字摩句,对着虚空勾勒描画,企图寻得哪怕一星半点。

评论

热度(7)

©隅观嵎关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