隅观嵎关🦝

许愿期终专题报道稳过稳过稳过!

部分素材源自网络,仅做个人练习用。

步虚词

闾巷醉翁谩语,檐牙燕雀争喧。步虚声断误酣眠,空绘华胥一片。

未了蓬心飘瓦,贪求万斛泉源。人寰物外隔天渊,枉道三千识遍。

隅观 äºŽäºŒé›¶äºŒé›¶å¹´ä¸‰æœˆä¸‰åæ—¥

《阿尔茨海默病与老年性痴呆》(Alzheimer's Disease and Dementia)的封面


“一天天下来,AD不是夺走我的记忆,而是剥夺了我的灵魂。
“因为这样已经不再单是遗忘了,而像是丧失了某种感官,无法再做判断,再也看不到时间,它没了气味、没了颜色、没了滋味。”

清平乐

白云飞乱,昼景良时短。信手妆成青鬓绾,斜倚楼台贪看。 

春深更溢馀寒,闭门孰了忧烦?年节红绦未着,飞檐片瓦萧然。


        æ—§æ—¥é‡Œå¹´åˆå…­ä¾¿ç†™æ”˜çš„街巷却是萧条,天色也映着疫病的形势般一连阴了好些天。在屋里闷得太久失了气力,年假时想着动笔,断断续续总拼不出完整的词句,到底放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ç–«æƒ…的数据不敢再看,新闻不敢再刷,最后抱着只准备好打发两周时间的书反反复复看。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返学,新年的愿望就许祈祷图书馆正常开放好了ᵎ(•̀㉨•́)و Ì‘Ì‘


隅观  äºŽäºŒé›¶äºŒé›¶å¹´äºŒæœˆäºŒåæ—¥

《流行病》(Pandemics)的书封

“文明和病毒之间,只隔了一个航班的距离”


《海洋污染》(Marine Pollution)的封面

字体:华文中宋 æ€æºå®‹ä½“ Stencil

看到书名就很心动,重在尝试~

希望所有人 æ‰€æœ‰äººéƒ½èƒ½å¥½å¥½çš„

庚子以赈 ç™¾ç¦å…·è‡»

定风波

骐骥千山一日行,鹏程万丈四时青。遍历山川如过眼,犹念,此中风月更含情。

暮色添寒催酩酊,韶景,烟霄散尽醒时迎。灯市喧声星斗璨,凝盼,细思期愿到天明。

隅观 äºŽäºŒé›¶ä¸€ä¹å¹´åäºŒæœˆä¸‰åä¸€æ—¥


2020,元旦快乐!

逛鸭~

朝中措

乘闲三两夜烹茶,遣兴试黄芽。月底冷光照影,云间清雾笼纱。
晚来山色,烟凝紫翠,暮染风花。忽觉秋深寒重,惊啼一树暝鸦。

隅观 äºŽäºŒé›¶ä¸€ä¹å¹´åä¸€æœˆåå…«æ—¥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ç†¬äº†å¥½ä¹…,海报和报告算是告一段落。

Ծ‸Ծ只是过几天又要忙起来了。

【舟渡】祝英台近

绊行舟,拘晚渡,谁道薄情误。未了痴心,辗转已深处。琼楼只作虚无,珠玑零落,枕帐暖、蹉跎朝暮。

尽甘苦,试问残痛犹存,几番共寒暑。醉里孤灯,心下乱旗鼓。人间半世惊澜,死生罔顾,恁萧索、正逢舟渡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/ æˆ‘心里有一簇向着烈日而生的花 / æ¯”一切美酒都要芬芳 / æ»šçƒ«çš„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 / è‰æ‰Žçš„精神 / ä»Žæ­¤ä¸‡å¯¿æ— ç–† /  ——priest 

谨以此篇献与《默读》

隅观 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

临江仙

屈指流年荧烛换,应逢雁字成行。蟾光皎皎映疏狂。星低云淡,孤客卧幽篁。
谈笑无端惊梦破,夜深一枕秋凉。垂阴照影入东窗。清宵乘月,瓦上点微霜。

隅观 于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七日

荷叶杯 项王歌

悲啸四方艰阻,将暮,楚歌长。霸图空断两分岸,鏖战,不归乡。

       æ€æ—§å²ï¼Œå´æ˜¯æ— è¨€ã€‚降虏未言忠,流沙已潜踪。恣狂焚秦宫,三月扬熏风。深虑舍关中,刎颈谢江东。六载执兵戎,青史论才雄。

       叹成败,终落空空。霸业未期西楚,纵万人敌亦败十面埋伏。千秋悲情莫待枯骨,乱刃犹有余温;万般锦绣已非故土,无处可安魂。

       悼孤坟,四体不存,头颅安在?惟衣冠耳。

隅观 于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四日

我们饲养我们可爱的悔恨,
就像乞丐喂食他们的虱子。

——致读者

清平乐 山隐

流萤熠熠,弄影生狼藉。欲向云深寻远迹,依约蓑衣青笠。
横清溪转幽亭,烟岚平雨疏零。游屐参差松径,潜星明灭山行。

隅观  于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八日

柳梢青

雾锁关山,凝岚晚照,夜傍轻寒。虫泣微鸣,庄生浅呓,辗转惊澜。
几时孤枕酣眠,入梦处,宾朋尽欢。见少离多,寂寥消息,不问相安。

隅观 于二零一九年八月五日

在绿皮上咣咣咣没法睡,过夜瞎填。
真心不(눈_눈)困。

等了一个月终于到了✧*。٩(ˊωˋ*)و✧*。

今晚的夜宵就是可丽饼了!!
明晚的夜宵也是可丽饼~~

转调踏莎行

几历崔嵬,徒经辗转,无端弥道阻、车辕断。山行盘蟒,期程未半,何堪劲力竭思量乱。
 å€¦æ—…将眠,归来既晚。已然暝色里、斜晖短。星垂湖影,睡馀惺忪看。听远畔、数点蛙声伴。

 
        æ—¶å¹´å·±äº¥å…­æœˆåˆå…­ï¼Œé—½ä¸­æ­£ç››æš‘气,余随课入山中寺宇。同行者百余人,皆简衣正容,以适风土。然半程未至,行速忽缓忽疾,伴之异响数声,遂罄。停车而视之,破胎也。择安危而误时,近五十人因之留置。俟入山林,盘旋直上,奈何祀人已远,未缘盛典而身心疲惫。俄而小憩寺中,观览祀后事宜。金轮西移,香客络绎,方起归程。恰是晚风失暑气,暮色隐烟岚。乘人酣梦,旅者倦眠。奈何此行命定多舛,异响复生,劫难重现。然余困意已退,亦无甚闲情以寻乐事,故记此杂碎之事也。

隅观 äºŽäºŒé›¶ä¸€ä¹å¹´ä¸ƒæœˆå…«æ—¥

朝中措 饮酒自箴

近山摇影远山深,温酒又盈斟。醉里云端数仞,醒时万丈沦沉。
杯欢足矣,尚贪添盏,懵懂何忱。未到执迷混沌,如何自诫规箴。

隅观 于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九日

        还是没能捱过混沌期,书啊,电影啊,散心采风什么的都无甚作用(沮丧)。
        æ‹œæ‰˜äº†ï¼æŒ£æ‰ŽæŒ£æ‰Žå°½æ—©ä»Žè¿™è¯¥æ­»çš„情绪里脱身吧。

怎么可能不爱上两个老伙计呢\(☆o☆)/

占tag致歉(我的快乐快要溢出来了)

鹧鸪天

击鼓声扬起竞舟,乘时竭力震边楼。江潮蒸涌呼名动,风势萧然撼景收。

衔艾草,祭龙游,结环续缕掷长流。弄尘斗草斟蒲酒,兰蕙卿思角粽投。

隅观 于二零一九年六月七日

端午安康

巫山一段云

山鬼疑孤立,冯夷问独行。高歌纵意曲无凭,川岳势欹倾。
兰茝潜踪息,奔涛怒楚瞑。横波恸影悼湘灵,千载有余听。

隅观 于二零一九年六月七日

高考加油(ง •Ì€_•Ì)ง

灯烛长夜,学子松窗。
方册朝夕,十年俯仰。
琢磨风骨,百锤成梁。
天地能鉴,日月以彰。
春秋括囊,两仪司掌。
辛酸坟典,慷慨文章。
屈子遗才,值此端阳。
珠玑咳唾,锦绣肝肠。
鸿雁于飞,雏凤云翔。
列宿分野,魁斗文昌。
纵观星火,横空万象。
笔端荡气,矢志所往。

隅观 于二零一九年六月四日

传播学课推荐李普曼的《舆论学》,遛遍了整个图书馆都一无所获。不想空着手就随便抓了本,翻了翻怪吸引人的。静下来看越发觉得是个译本,才倒回去看封面。

——《公众舆论》 [美]沃尔特•李普曼  著

~~兴奋到不能自已不能自已不能自已~~
(译名不同的同一本书啊啊啊!)

哇盲选李普曼⊙ω⊙

[忍不下去了我觉得就这手气我能吹一年]

哨遍 怀江郎《恨赋》

       黯骨敛魂,平野暮烟,饮恨余思昧。孤垒寒,天命论何归?此生蹉跎英雄酹。入目悲,秦师举雄图溢,同文共轨音书废。嗟置酒功名,千秋愤怨,陈年遥忆难抵。怎奈他乡力薄言微,去国北降身葬边陲。萧索清弦,壮志空衰,赤心竭悴。

       噫,秋意疏颓,转生春景浮枝翠。长恨长别尔,尘寰轮转生死。伫杳眇河山,古今旦暮,虚盈月照几无寐。图恣意林丘,封疆问鼎,皆成阑梦空对。醉醒间举目尽入灰,怅恨处霜繁染须眉。问谁人、幸能无愧?支离灯影寥落,一曲清歌晦。玉笙吹彻黄埃遍地,苦恨无人踏碎。岂堪青冢九霄垂?且忘怀、物我相累。

隅观 于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日

桃源忆故人

素缣疏笔无音耗,漫纸愁思谁扫。折影西窗闲照,霜鬓催人老。
鹤翁童稚迎门笑,清梦重温陈调。秉烛故园风貌,依旧长安道。

       å°‘陵其人,七岁能吟,及冠壮游,裘马清狂遍历山岳。
       è¯—名未举,长安沦隐,家国遭难,漂泊无定余生了了。
      â€œæ»¡ç›®æ‚²ç”Ÿäº‹ï¼Œå› äººä½œè¿œæ¸¸â€ã€‚征鞍迫羁旅,病体日衰颓。
       å—Ÿä¹Žï¼é•¿å®‰åå¹´å„’冠苦,蜀地一梦客路悲。但见志士成枯叟,壮怀枉孤舟。

隅观 äºŽäºŒé›¶ä¸€ä¹å¹´äº”月六日

相见欢

春来过眼黄青,断人行。但见丝桐摇影漫城倾。
雪方寂,絮中溺,避无凭。几度薰风吹面乱相迎。

@一蓑子
认真科普了一把梧桐絮
好像懂了( ̄∀ ̄)好像没懂
总之拖拖拉拉动笔了~

隅观 于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九日

喜迁莺 以期谷雨

携桂酒,荡兰舟,微雨寄凉幽。雾昏烟漫倚飞楼,灯影月华收。

纤枝嗅,疏叶透,折送暗香盈袖。遥瞻春色出诗笺,酣枕愿清眠。

隅观 于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

显示更多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