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瑶草

不敌悲秋,山南凿落凄凉意。重还旧邸,向晚西风寄。

依约跫音,却是他乡裔。罗绮地,流光不济,绣户雕梁靡。


       眼下荒颓移为城郭,楼台兴修,古迹重构,便总寻思着无处不是欣荣。适逢机缘得以回访旧日居所,估摸着物换星移,纵难修旧如旧,亦可一焕新景。

       然故地徒留黄发尔,青壮易居,童稚相随,迁于今来繁华之地。街坊院落犹在,只是客已他乡,音容各异。画栋绮户,依随木梁的腐朽日益模糊。古老的建筑得不到修缮与维护,古老的街道得不到保留与规划,接踵而至的是只言利益的开发者与不解风物的谋生者,拆除院落而铺建砖瓦。

       街市之蕃昌,悉沦为旧话。

隅观 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五日

评论-6 热度-12

评论(6)

热度(12)

©隅观嵎关 / Powered by LOFTER